20年新聞大事回顧

庾文翰媽媽:夢中重聚不想醒

2017-05-23
十七年來,這位慈母飽歷失望、受騙、怨恨和嚴重抑鬱,如今只剩一副老弱殘軀,渴望靈魂墮進母子重逢的美夢中,永不甦醒。智障男童庾文翰無證闖關北上失蹤,黎慧玲踏遍大江南北苦尋愛兒,直至手拴枴杖終告止步,惟糾結的內心,至今沒法釋懷:「媽媽沒用,你想辦法回家吧!但你只有兩、三歲智商,又怎樣生存?」

千里尋兒 雙親屢遇騙子

  昔日庾家居住的約三百呎公屋單位,四口子幸福滿溢,智商不足三歲的文翰更是家中寵兒,但自從「三缺一」,悲涼氣氛籠罩全屋,多年沒公開露面、年屆六十四的黎慧玲,已經舉步不離枴杖,原來任職房屋署、年長兩歲的丈夫庾沛林已退休多年,年逾三十的幼子則當白領和兼職薄餅店員,甚少留在家中,兩老倍感孤寂。

  庾家的悲喜交叉點,發生於二○○○年八月二十四日,時年十五歲的智障少年庾文翰,與母親黎慧玲在油麻地地鐵站登上列車後,趁關門前逃出車廂,獨自轉乘東鐵抵達羅湖口岸闖關,不久疑被當作無證內地童交予深圳公安,其後從派出所獲釋,自此下落不明,其父母開始踏上漫長尋子之旅。

  文翰失蹤轟動中港,兩人初時在大批記者 和公安陪同下,四出派發懸紅尋子啟事,及後自行深入外省和邊疆農村尋找。庾母憶述,當時經常有人報稱發現疑似文翰,但每次均證實不是其子,也有多人聲稱他已遇害,最後一次是在七年前,自稱肇慶殯儀館前職員的老婦,表示二○○○年收到一具無名屍體,更稱「一看就知道是香港仔」,不久職員已將遺體火化,但對方始終拿不出任何憑據。

  不計其數的失望,夾雜了多次受騙經歷,庾母說早年有自稱修道人士,聲稱其開光的鍍金觀音法力無邊,她不惜高價購買回家,其後發現只是泥菩薩,後來有佛山大師聲稱,可從一碗清水中看到文翰身處何方,於是邀請對方到香港家中施展「天眼通」,結果又被騙財,「對方事後回電承認是騙子,可能覺得我太可憐。」

  經年尋子,生死依然成謎,加上漫長的焦慮、鬱結和思憶,以及對愛兒走失的歉疚,令兩老健康每況愈下,其中庾母患上嚴重抑鬱症,至今仍須定期服藥控制病情,○三至一四年又先後因子宮、肺部和腸腫瘤,進行了三次切除手術;庾父也疑因操勞過度,導致左眼弱視、左耳失聰及右耳弱聽,最近更發現腦部懷疑長了腫瘤,短期內須覆診。

相信有奇迹 拒辦死亡證

  縱然滿肚辛酸,惟淚水早已哭乾,庾母基於愛兒失蹤已超過七年,法例上可視為死亡,曾經想過了結事件,但因相信兒子仍有生還機會,因此沒辦理死亡證,也不會拜祭,「如果文翰突然出現,他會怪責我。」她相信世界有奇迹,因此每當內地發生天災人禍,「會聯想到文翰正在受苦」,不過她承認兒子欠缺獨自生存能力。矛盾的思緒,一直纏繞着她的內心深處……。

  歲月無情,兩老因年老體弱,近年已無力親往內地尋兒,猶幸人間有愛,庾母稱,內地尋子網「寶貝回家」仍刊登懸賞尋人訊息,今年製作的尋子撲克牌,也在「葵扇K」上印上文翰的相片和資料,香港警方三名代表也於去年六月,陪同她和丈夫前往深圳羅湖派出所與公安會面,對方承諾繼續尋人。

  回歸二十載,社會天天在變,但庾母說,內心的時鐘,十七年來從未跳動,她一直無時無刻思念愛兒,經常在夢中與文翰重聚,「快樂得不想醒來!」她凝視掛在客廳鏡子上的母子合照,神情悲慟,「希望這是最後一次訪問,每次都換來長時間失眠,承受不了。」

記者 :張琦 李殷

回歸20周年《廿載風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