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新聞大事回顧

陳爽勇戰金融大風浪

2017-06-08
>回歸二十年間,香港先後經歷了亞洲金融危機、環球金融海嘯的考驗。親歷其中,光大控股首席執行官陳爽分享危機時期,他經歷的細節故事及心路歷程。他說,做金融一定要控制好槓桿,絕對不能盲目投資,否則風險更大。面對「危」與「機」,必須「戰略先行、順勢而為」。

  陳爽接受本報專訪時強調,「國企一定要控制擴張欲望,資產不可能一下子膨脹。如果總想着國家將來會打救,做投資遲早出事。」絕對不能盲目投資

  移居香港十六年、擔任光控總裁已十年的陳爽,職業生涯中最深刻的體驗,總是與危機相隨相伴。

  二○○一年,在當時的光大集團董事長王明權的推薦及說服之下,法律專業出身的陳爽,告別打拼九年的交行,過檔光大集團,出任法務部副主任,專責處理光大集團的不良資產。

  進入光大以後,陳爽才發現,光大處境比他想像的還要差:馬上要面對四十多宗訴訟,集團不良資產過百億,香港總部有四百多家公司,每個投資項目從百萬美元到數億美元不等,都要逐一梳理。

  接下來的四年善後工作,陳爽成為繁忙的「救火隊員」。為熟悉香港法律,他還報讀港大法律課程,他頻繁出差、談判,處理問題資產。

  陳爽說,「處置資產得罪人,拒絕誘惑也得罪人,我受到過死亡威脅。好在主管高層很正直,勇於承擔,我也有了擔當的勇氣。」

  回歸前的光大集團,歷史遺留問題很多。當年光大曾作出一連串收購,成為知名度很高的「股壇收買佬」,紅籌熱炒過後,國企資產泡沫破裂,給光大留下爛攤子。

「防火牆」重中之重

  談到當年的擴張投資,陳爽表示,「有些收購是有道理的,比如說土地資產,當然物有所值,但是你的流動性夠嗎?經濟波動等極端情況下,資金鏈能堅持多久?」

  亞洲金融風暴過後,更加兇猛的金融海嘯在○八年又席捲而來。雷曼倒閉,大批投資者因累股期權(Accumulator)而損手爛腳。當年,光控也持有大量累股期權產品,幸好及時「斬倉」、收窄損失,才沒有遭到致命打擊。

  回想○八年一月十九日的那一幕,陳爽說,「實在可怕,根本睡不着。」

  當天,恒生指數波幅一千九百點,甚至超過「九一一」發生後的波幅。光控手中還留有五張累股期權合約,四倍槓桿、風險敞口三十五億元,再拖下去最大虧損就是三十五億。

  面對慘烈的現實,陳爽果斷決定,借貨拋售正股,再平倉累股期權合約。一來一回賺蝕相抵後,光控當天淨損失二點四億元。

  逃過滅頂之災後,陳爽坦言,「光控○八年淨資產八十億元,再拖一拖要是虧掉三十五億!」

  經歷過兩次危機後,光控穩紮穩打,業務愈做愈大,風險「防火牆」仍然是重中之重。

  從內地來港生活十六年,陳爽眼中的香港,從以往沒太多人會講普通話,變成很少有人不會講普通話。他仍然認為,香港有自己獨特優勢,內地沒有哪個城市可以替代。

  同時,香港也有很大的不足。陳爽說,「沒有創新氛圍,人們生活在自己的世界。如果你到內地看看,如果仍故步自封,香港會有很大的麻煩,那就是不進則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