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新聞大事回顧

陳易希港科研如「龜兔賽跑」

2017-06-13
回歸那年,「星之子」陳易希只得七歲,有誰想到接下來的二十年,他會走在科研路上的最前方,未言後退。

  九七年,本港進入科技熱,惟互聯網未普及,市民難感受科技價值。不過小二生陳易希已喜歡把家中CD機、遙控車,甚至屋企大門拆件再重組,且不時跟爸爸到鴨寮街買電子零件。他不知這就是現時「打得火熱」的STEM教育。

  ○一年,剛升上中一的他,為學生會選舉製作了一個會叫口號的機器人,最初被學校定性為違禁品,幾經辛苦說服校方認同是創意科技。有老師難得欣賞,鼓勵他加入科技小組,四出參賽。

  ○三年,他發明的保安機械人在全港青少年科技創新大賽中奪冠,評判質疑他「請槍」,瘋狂質問他「運作上有沒有microcontroller」、「如何寫程式」等。他對答如流,評判才釋疑。

自製機器人 催生STEM教育

  ○四年,陳易希憑第四代保安機械人,贏得美國「英特爾國際科學與工程大獎賽」,翌年成為本港首位「星之子」。他憶說,「認人樣」技術當年未成熟,只流於論文闡釋,他選擇將想法付諸實行,屢敗屢試,終把人臉偵測與機械人結合。惟科技產業化未成氣候,他的發明如何出名,也沒人想到要投資,機械人只好藏於櫃底。

  ○六年,陳易希會考十二分,獲科大破格取錄,掀社會爭議。其實當年他因贏得全國青少年科技創新大賽第一名,已獲清華及北大取錄,他現在回想,若入讀內地第一學府,前途「可能更好」,因內地對科研創新的支持度很大,「內地好簡單,比賽贏第一,直入北大及清華最正常不過,同一情況發生在香港則惹爭議。」

  一○年,快將畢業的他處於人生交叉點,當年創業風氣未盛,他打算打工了事。後來他參加科大一百萬元創業計畫,因要開公司參賽,成為他創業的催化劑。「那一年全班百多人,畢業後創業的僅一兩個。」到今天他仍醉心金融科技,一直跑在人前。

  不過香港科研卻落得「龜兔賽跑」的下場。他每天站在前綫,感受本港科研脈搏的跳動,有些話不吐不快,「香港浪費了很多機會,身在禍中不知禍,近十年更被內地趕上。」

行業與政策背道而馳

  他解釋,數碼港、科學園成立之初,支持者寡,被市場抨為地產項目,「董建華想搞集成電路設計(IC Design)搞不成,不然香港有機會做到內地的矽谷。」行業與政策背道而馳,令本港與科技革命失之交臂。

  「香港以前金融科技幾尖端,八達通在我兒時已普及,若在內地推行八達通,影響力會很大,但香港沒把握到。」他以通訊軟件為例,「香港人見到WhatsApp會用WhatsApp,內地人見到WhatsApp會自行研發微信,再添加電子錢包功能,這是中港分別。」

  他擔心,若香港仍自覺很有科研優勢,會是頗危險的事,「科技不是舒服的行業,因變得太快,可短時間打垮人,也易被人打垮。」

  未來十年,他看好人工智能(AI)發展,「現時全球有一成人的工作與駕駛有關,十年後有望變無人駕駛。」雖則有裁員可能,但他相信,人類須求變才站得穩,「科技不等人,香港不做,其他地方也會做,倒不如由香港牽頭,把沒甚價值的工序交予AI做,人類則做更有意義的事。」

  他開玩笑說︰「過去幫過很多人發達,自己就一直無發達。」但科技賺的從來不是錢,是眼光、是前瞻,過去二十年香港所蝕的,他期望能賺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