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新聞大事回顧

吳永順:規劃「鐘擺」何時了《廿載風雨情》

2017-05-24
香港建築師學會前會長吳永順一直以「鐘擺」來形容香港的城市規劃政策。

所謂鐘擺,或者是反口覆舌、朝令夕改的潤飾詞。在吳永順案頭上,中環街市活化項目及成立海濱管理局的爭議,都是政策「鐘擺」的佐證。

早在○五年,他已在報章撰文,批評本港城市規劃重量不重質,「為了發展,拆走了很多記憶及舊街道,然後才發現很多東西已被消滅。」○七年清拆皇后碼頭一役,催生保育意識,其後他眼見藍屋、雷生春得以保留,政府亦提出減低海濱發展密度,並處理屏風樓、發水樓的問題,一切似乎向好的方向發展。

政策欠延續 拖垮「漂浮綠洲」

○九年,政府提出活化中環街市,結果拖延至今仍未動工,作為項目建築師的吳永順說,兩次司法覆核,加上政府官僚系統的拖延,間接令「漂浮綠洲」 項目胎死腹中,「拖延造成事過境遷,令特首、發展局局長、市建局主席及董事也換了人,他們不知道過去發生過的爭議及民間參與,有人用測量師思維,問為何要保留街市,為甚麼市建局要做蝕本項目等等,令整件事出現扭轉。」

政策延續性是他的關注點,在一二年之前,象徵城市規劃的圓錘,一度向他理想的方向擺動,但政府換屆後,城市發展再次變成「跑數」思維,住宅單位量成為發展指標,質量再次靠邊站。

吳永順講足十幾年的海濱管理局,由支持成立、諮詢、到最近因「條件不成熟」而擱置,在他眼中也是政策延續性的問題,他慨歎,「政府不止勞動幫你做事的人,亦勞動了市民的參與,當我們聽完公眾意見後,最後整件事擺低不理,以後還有誰跟你玩這個遊戲?」

雖然說到一肚氣,不過,由○四年的共建維港委員會,到其後的海濱事務委員會,他一直參與其中,並認為自己有必要留下來,「個個做幾年就走,就無人記得政府有無講過不算數。」他坦言,十幾年的經驗令他明白,在港推動政策,鴻圖大計多數失敗收場,「太宏大的計畫,會令四方八面的人衝出來咬你。」

他相信,昔日若堅持七十三公里的海濱及海濱管理局要同時做到的話,極有可能失敗,「但過去我們像摸牌一樣,做到一個就一個,現在反而令市民可以及早接觸海濱。」

私樓設計 倒退至六十年代

活化中環街市將於今年動工,海濱管理局擱置了,這十年至少也多了海濱公園,總算是向前走了一小步,唯獨住宅單位的設計,吳永順認為過去十年不進反退。

他憶述回歸前自己還是「則師仔」的年代,當時的單位設計有很多規範,「廁所最少要有一點五五米乘二點三米,才可以放到浴缸;客房最少二點一米乘二點一米,最好有兩種方法放牀,可以兩邊落牀就更加好。」時至今日,他苦笑道:「最近一梯三十伙的私樓,是六十年代的設計,是倒退的現象。」

「法例只可以令人不做壞事,但不可以令人做好事。」要扭轉局面,他認為責在政府,但並非循法例入手,「政府有責任告訴公眾甚麼是好,在房屋短缺下,政府有必要加建公屋居屋,這些單位設計需要為社會做正確示範。」

記者  郭增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