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新聞大事回顧

曾鈺成:五區公投始亂見證莊嚴議事堂變混戰場

2017-06-22
香港回歸二十周年,立法會轉眼間已來到第六屆。近年議會由莊嚴的議事堂逐漸變成「掟蕉」、擲杯、「拉布」以至佔領主席的混戰戰場,立法會功能近乎半癱瘓狀態。對於這種變化,回歸後三位立法會主席范徐麗泰、曾鈺成和梁君彥接受本報訪問,講述議會生態的變化緣由。

記者 孫林

  香港回歸二十年,二○○八年開始做立法會主席直至二○一六年的曾鈺成,見證立法會由有序變成失序。綜觀二十年議會生態的變化,曾鈺成認為轉捩點是一○年的五區公投運動,而前立法會議員黃毓民更是整個議會拉布抗爭的「始作俑者」,令泛民自此取得手段牽制政府和議會多數派。但歸根究柢,他認為議會反映社會變化,問題癥結在於近年的建制泛民對立思潮,且政府只顧拉攏建制派,甚至發展成透過中聯辦向建制派「箍票」,終令建制泛民對立,造成今日困境。

  今天建制派常言議會「崩壞」,曾鈺成認為立法會成立之初相對平穩,直至人稱長毛的社民連梁國雄○四年以「四五行動」身分選入議會,大家開始感受到一點變化,「當時人都覺得佢唔係好守秩序,但佢從來無掟出,亦都無拉布」。直至黃毓民○八年加入議會,議會終出現「第一個議會入面掟人」,並成為拉布始作俑者。曾鈺成憶述,黃毓民提出「五區公投」,「開始時公民黨都反對,但最後佢都落埋疊」。而一○年的一場變相公投,誘發政府一二年決心通過遞補機制,限制辭職議員參加補選,亦觸發了黃毓民發動拉布。曾鈺成表示,拉布先例一開,自一三年起,泛民於《財政預算案》撥款的審議便「年年都拉」。

  「五區公投」成為二十年來議會生態的一個轉捩點,議會由有序變失序。作為立法會主席,曾鈺成雖然多次「剪布」,但部分建制中人則認為他對反對派過渡容忍,以至造成立法會「亂局」。曾鈺成則認為,要處理拉布問題,始終要修改《議事規則》,而若「你將剪布責任同權力放晒立法會主席一個人手中,亦係唔合理,世界其他地方都唔係咁」。但修改《議事規則》要得到在地區直選佔多數的泛民主派支持,曾鈺成就笑言:「可能去到一個地步泛民都頂唔順,我舊年的預算案已經咁講了:『我試唔剪啦!』大家攬住死。」

黃毓民拉布始祖

  被問到擔任立法會主席,有否受到來自建制派、政府或中央的壓力,曾鈺成矢口否認,即使建制派一二年遞補機制辯論狠抨他縱容拉布,同年的立法會換屆選舉他成功連任,「建制派一票都無少……如果我真係做得咁惡劣,建制派都反我啦!佢當然有意見,但佢明白,絕大多數都明白點解我要咁做」。

  曾鈺成又坦言:「好老實講,中聯辦從未畀壓力,對我處理立法會事務是完全理解,好尊重我在議會的處理方式。」

他憶述:「有次北京(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同我講,『我們對你在立法會,主持立法會的工作頗有微言』,但我駁番他轉頭,跟住他無再堅持他的意見。他說剪布應剪則剪,我話『對唔住喎!委員長,不是應剪則剪,《議事規則》同法律容許我剪先可以剪,我不能帶頭破壞《議事規則》,我同他咁講,他無再表示異議。」

  而政府方面,曾鈺成笑言無直接聽到官員對他有何批評,但有時從官員的說話和態度,可見他們或覺得自己「有心玩,唔係好同政府配合」。但他強調,政府官員不滿歸不滿,還是很守規矩,不會公開評論他的處事方式。

「中聯辦從未畀壓力」

  擔任主席期間見證了立法會的變遷,但曾鈺成認為,議會生態變化只屬表象,背後反映的是社會和政治環境的變化。

他認為今天議會之所以出現困局,問題癥結乃在於近年建制泛民對立思潮漸成,一方面建制陣營認為泛民破壞議會運作,導致議會「大塞車」;另一方面反對派則認為建制派不公義地佔據議會過半數,然後粗暴通過政府所有議案。

曾鈺成 認為任何重大政策,社會上一定會有贊成及反對聲音,更重要的問題是,現在「政府本身個政治能量好低……無能力化解社會上反對力量,無能力凝聚社會支持力量」。前特首曾蔭權上任初期,亦即○五至○七年,政府的管治一度較為暢順,「曾蔭權同泛民係有計傾,佢亦好重顧好同建制派關係」。

他表示,政府發覺直接用市民的支持來「壓」政黨費時失事,繼而轉往拉攏建制派,但後來亦發覺拉攏建制派也「好煩」,「局長搵你民建聯、工聯會,分分鐘你班友噴一輪……打個電話畀西環就有效好多喎,Donald(曾蔭權)就慢慢增加喇」。

回歸首10年管治順暢

  總結回歸整整二十年香港管治順暢度的變化,「前十年同後十年係有好大分別,前十年係相對比較順利」,雖然期間有「二十三條」立法爭議,但只屬政府處理不當的個別事件。他指,政府的管治效率會受香港和內地關係影響,若香港社會和中央關係不好,政府的管治亦難言順利,而「由回歸一路到○七、○八,香港社會同中央個關係係一路好轉……市民對國家印象係愈來愈正面,但○八後就調轉,一路到最近呢兩年,你可以話係關係最緊張……管治亦係最困難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