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新聞大事回顧

梁賀琪學生有選擇證社會進步

2017-06-24
回歸二十年來,香港社會有不少變遷,補習文化盛行可說是其中之一,至近年補習名師動輒千萬年薪,補習社上市全非新鮮事。投入補習行業近三十年,遵理集團創辦人梁賀琪(June Leung)稱,補習文化隨回歸後教育改革政策亦有改變,以往學生補習,以貼中會考或高考考題為目標,現時則以應考中學文憑試為主。補習已非單單教授學生應試技巧,而是希望啟發學生對學科的興趣,只要有興趣,才能深入學習,在公開試取得更好成績。

學生求高分 補通識仍熱門

在大學修讀翻譯的June,曾經在中學教書,離職加入補習行業,以教授英文為主,屬香港第一代的補習名師。提到現時補習百花齊放,June不太同意,「回歸前後補習社大、中、小型都有,有個別補習老師更租用戲院或工廠大廈,每堂數百人上課。」她指當時補習以口碑為主,毋須賣廣告,政府雖有監管但較少執法,傳媒又鮮有報道補習相關新聞,她認為當時才算是百花齊放。

June坦言,「補習」是很現實,教得好與否,從學生的反應已看到。她以自己為例,在補習高峰期,亦會為學生多寡而憂心,「學生是按月交費,有時在月初看到出席學生人數大幅減少,會問是否自己教得差,導致學生流失。當知悉學生因學校考試而改上課時間,始鬆一口氣。」

新高中學制 補習文化有變

談到以廣告將補習老師包裝成「補習天王」、「補習天后」,June指當年有補習社高調賣廣告,其他補習社跟風照做,「當補習文化表面化後,引來很多投訴,社會關注增加,政府都要處理」,最後有一所出名的連鎖補習社,被警方控以無牌經營,令補習社這急速增長的行業不得不「停一停」,認清要按規管註冊申請牌照。

學生選擇付費補習,目的是希望入讀心儀大學及學科,June表示,新高中學制下,補習文化隨即出現變化,「通識教育科是全新必修科,由於當時學生對這學科的認知不多,紛紛選擇外求,故通識教育科成了當時的熱門補習學科,但經過一、兩年後,家長和學生知悉取得及格不難,恐懼感稍減,但開始追求高分數,故補習的學生人數沒有下降。」她稱,也許現時各方都以為新學制課程已穩定下來,但補習行業仍然在變化。

「例如香港大學醫學院透露未來收生,會計算學生在文憑試的最佳六科成績,換言之,一些有能力修讀七科的學生,即使有一科只達及格,亦有機會入讀港大醫科,同時亦發現,化學科補習的學生近年在增加。」她稱。

June說,現時具規模的補習社,每一位補習名師都會有所屬的補習團隊,除了對課程內容集思廣益外,亦要有完備的課本,「現時社會變化很多,課堂的筆記不能一成不變,有補習老師每年都會更新筆記。」

由教考試技巧到啟發興趣

她稱,現時文憑試的課程較高考顯淺,但範圍較闊,故補習已非單單貼題或是教授學生應試技巧,而是希望啟發學生對學科的興趣,因為只要有興趣,學生才能深入學習,在公開試取得更好成績。

與私人補習不同,June表示現時補習老師會在網上的社交媒體、WhatsApp等,二十四小時回答學生提問。「因為補習老師都希望學生下課後若有問題,亦有渠道向老師提問。」

入行近三十年,被問到難忘事,June坦言出席不同講座時,當有人走到自己面前,表示曾經是她學生,都感到非常窩心,「雖然只是補習老師,但當年不少學生是由中四開始補習,至中七畢業,故與學生有深厚的感情。」

至於補習盛行是否反映香港教育失敗,June表示不會評論,但從另一角度看,學生有選擇,亦是社會進步的表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