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新聞大事回顧

基建三上三落須「第四上」何鍾泰歎新項目無以為繼

2017-06-26
香港基建領先世界多年,擔任工程界議員十六年的前議員何鍾泰指,港基建有「三上三落」,七十年代時任港督麥理浩的地鐵公屋計畫、八九年推出的玫瑰園計畫和○七年推展的十大基建計畫,象徵香港基建「三上」時期。何鍾泰坦言,當年推出十大基建後,未有即時規劃新基建項目,加上立法會「拉布」嚴重,導致現時基建量減少,步入「第三落」時期,希望下屆政府重開溝通門,減少拉布,再盡快落實基建藍圖,迎來基建的「第四上」。

強勁完善的基礎建設,是香港賴以成功的基石,也是維持大城市運作順暢的關鍵,在多項競爭力排行中,香港基建排名亦一直高踞榜首。由一九九六年至二○一二年擔任工程界議員的何鍾泰,由回歸前臨時立法會過渡至回歸後立法會,十六年間在議會內代表工程界發聲,擔任過工務小組主席,見證了批款順暢的年代,也在議會外看到今天審議工務工程撥款「塞車」。

基建工程開支逾八百億元

資料顯示,本港的基本工程開支從回歸時每年平均約二百七十億元,增至近年超過八百億元的水平,增幅近兩倍(見表)。看盡回歸前到現在的基建變幻風雲,何鍾泰說香港基建經歷了「三上三落」,早於七十年代,時任港督麥理浩首開基建之門,拋出多項長遠發展計畫,興建地鐵,廣建公屋,是為「一上」,後來八三年中英談判引爆移民潮,資源減少後便是「一落」,然後到八九年,工作機會不足,港英政府毅然推出俗稱「玫瑰園計畫」的香港機場核心計畫,推出總值一千五百億元的基建工程項目,迎來港基建的「二上」,直至回歸之後香港先後經歷金融風暴和「沙士」打擊,則是「二落」的階段,直至前特首曾蔭權於○七年提出「十大基建」,令香港步入「三上」,如今立法會批款速度慢,基建量亦少,已經進入「三落」的階段。

「官員不應嘈一嘈就縮」

「三落」之勢難回天,何鍾泰歸咎推出十大基建時,未有即時規劃「後十大」基建,故早預料一八至一九年基建量便會大減,而過去四年「拉布」加劇,政府官員卻減少與立法會的溝通,「政府問責官員很重要,不應嘈一嘈就縮,不可以怕議員,激進的議員都只是style(風格),最終都是為香港好。」立法會批款效率今非昔比,何鍾泰說十六年的議會生涯中批出八千億元的工務工程,最多試過一個會議批出十五個項目撥款,逾百個項目的整體撥款,通常一個問題都沒有,但現時卻要七個月才能通過到,「沙中八百億元亦可一次過撥出,即使追加撥款亦不太花時間。」「拉布」拖慢撥款進度,曾任工務小組主席的何鍾泰會如何解結?回歸基本步,就是溝通,他說反對難以避免,談起自己曾就審議價值十五億元的三條雨水隧道撥款上會前,先安排官員與議員簡介,解釋清楚,最後會上一條問題都沒有便通過項目。

重啟大門 對話取代「拉布」

基建近年屢被套上「大白象」之名,反對聲音不絕,何鍾泰說,政府必須聽意見,如對方提出更好的意見,有需要可以修改方案,舉例討論興建十號幹時,政府接納了民主黨建議修改圖則,爭取到民主黨議員在工務小組支持建議,但最終在財委會未能通過。

近年社會對環保亦倍加重視,何鍾泰則認為,基建本身就是要改善環境,「沙田、將軍澳的新市鎮是不是環境改善了?沙田海變成城門河,是不是美觀了?」他認為,透過規劃,可以在市區種樹,令一般市民都可以享用。他又批評,基建創造就業機會,盲目反對就破壞了機會,對社會無益,「理想主義也未必合理」。

展望將來,政府提出香港2030+規劃,最近亦提出《可持續大嶼藍圖》,何鍾泰認為,政府建議的基建項目都值得做,期望新政府重啟與議員和市民的溝通大門,以對話取代「拉布」,盡快落實基建藍圖,便可迎來基建的「第四上」。記者 曾偉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