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新聞大事回顧

黃栢鳴盼電影「新浪潮」再現廿載風雨情

2017-06-28
人物誌

  黃栢鳴(又名黃百鳴)不僅是電影裏的諧星、笑匠,也是一位集電影監製、編劇、演員和導演於一身的電影人,更是上市公司管理高層,現時為天馬電影公司主席,港人認識他始於八十年代新藝城影業,到後期《家有喜事》中哥哥的角色。在電影中,他是一位搞鬼又親和的人物,現實中他是一位認真專注的上市公司主席。

  經歷香港回歸二十年電影圈的變化,他指香港電影近年多與內地合拍,「內地可以講妖,唔可以講鬼,可以講鬼但只可以講疑心生暗鬼,唔可以真係有鬼出現」。他指出內地拍電影有某部分題材不可以拍,回內地發展的香港導演一定要清楚知道。

黃金期14萬戲院位

  回歸前後逾二十年香港的電影業發展,有十年的黑暗時間,由九五至○四年,期間經歷全球盜版問題,九七金融風暴,之後到沙士。香港電影由每年三百部下跌至只有四十至五十部,黃鳴慨歎當時很多電影工作者離開電影業,另覓出路。可是在低潮時期,他仍然堅持,直至現在。當時仍堅守電影業的同僚,「留下的都轉為拍攝低成本製作」。經歷黑暗十年,至CEPA簽成後,香港電影進入合拍年代,內地票房起飛,○四年前,由原來全年收入不超十億元的票房,至一四年底,十年間急升至四百億元。一五年更達到六百億元的驚人數字,「當時香港的導演,現在已經變成內地人」。

  他認為,香港導演長期在內地拍攝,是本港的悲哀。因為內地一直進步,香港卻停留在原地,變相是退步。無可否認內地市場發展大,是香港電影業的春天,香港電影業必須走進內地市場。有人表示,電影業春天來了,但他指春天是轉移在內地,香港電影業卻仍是一個悲哀,「講個恐怖數字你知,香港電影業黃金時期有十四萬個電影院座位,現時只有三萬多個座位。租金貴,戲院數量便減少」。有人認為是內地救了香港的電影業,黃又表示香港也幫了內地電影業,因為香港的人才進入內地,使內地也得益。

  黃鳴在一次北京的演講中指出,在內地只有一成人到影院看電影,九成人在網上看,但收益已經好多,當時有人更正他,指出其實得百分之五人到影院看電影。黃認為,內地市場即使只有百分之五的人到影院看電影,發展空間仍是比香港大。

  「現今世代,網上電影對電影業的殺傷力不大,因為現時的制度良好,通過合法的方式,市民可以付費網上觀看。以往盜版的方式,則嚴重影響票房。」

全部戲院逼了上樓

  「以前行過馬路就有間戲院,可以去睇電影,現在全部戲院逼了上樓,要行入商場,仲再轉個角位,唔知行到邊先見到有戲院!」反觀韓國電影業發展好,「以前搵韓國影星都係『脫星』為主,現時已經不同。你睇幾多人鍾意睇韓劇就知啦,佢電影、劇集發展得好。他們會入戲院睇韓國戲,這也是他們的民族特性」。

  縱然如此,黃鳴對於香港電影業仍有信心,公司年內會在香港開設四家電影院,在上海開一家。銅鑼灣開兩家,荃灣,柴灣各一家共四家,希望港人重拾看電影興趣,電影院選址在地鋪。對香港電影業,他表示要置之死地而後生,對戲院發展有信心,寄望香港電影業能夠走回八十年代般,更言感覺現在的電影世代是有「新浪潮」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