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新聞大事回顧

難民潮再現真假難分入境處前高官倡設禁閉營解困局

2017-07-03
上世紀香港曾是「第一收容港」,經歷二十五年的越南難民偷渡潮,直至所有難民營關閉,才終結歷來最大規模的國際人道救援時代。香港回歸二十年,又湧現一批批來自不同國家的免遣返聲請人士,以「難民」身分尋求庇護,背後卻可能是來「掘金」,衍生連串社會問題,再為本港造成重大衝擊。曾負責甄別難民的前入境處助理處長梁偉光認為,現有聲請機制更加複雜,或要仿效當年設立禁閉營,減低誘因,才能解決目前困局。記者 :李智智、譚皚璧

一九七五年五月四日,一艘丹麥註冊貨輪「基娜馬士基號」載着三千七百多名越南難民到港,為首批逃難來港的難民,震撼國際,他們其後全數獲得收容,為本港寫下四分之一世紀的難民潮歷史開端。

當年越華為移民湧至

服務入境處三十五年的前助理處長梁偉光,於八、九十年代處理越南難民問題,他回憶說,當時越戰很多越南人向外逃難,包括日本、新加坡及中國等地都有收容越南難民,但最早期逃來香港的難民不算多,很快被安排入住難民營,再獲移居海外。

至一九七八年十二月,載着二千七百多名越南難民的「滙豐號」與港方僵持近一個月,最終仍獲准登岸。但歷史轉捩點出現於一九七九年天運號事件,一艘巴拿馬貨船「天運號」載着二千六百多名越南難民進入本港水域,但港府不允許船上難民登岸。事件僵持四個多月後,有難民切斷船纜,導致貨船在南丫島擱淺,並乘亂強行登岸,逼使港府正視,同年英國政府簽署《日內瓦公約》,落實香港為越南難民「第一收容港」。

梁偉光稱,最初難民留港期間,准許外出工作,等候聯合國難民專員公署安排,轉移歐美國家收容。後來,海外收容進度遲緩,滯港難民急增,且很多來港者為博移民的非難民,或是原居中國的越南華僑,或已被內地收容的難民,也為移民夢蜂擁而至,引爆難民湧港潮。

「最高峰一個月有近萬名越南難民湧港,遂設立禁閉營,希望減低誘因。」梁偉光回憶說,香港共處理了逾二十萬個案,當時在屯門新益工廠大廈等地設禁閉營都不夠,連青洲檢疫中心都變成安置難民之地。一九八八年港府實施甄別政策,僅收容政治難民,其餘定義為船民,遣返原居地,並透過電台以越南話呼籲,試圖阻截船民來港,即為人熟悉的「北漏洞拉」廣播。直至九七回歸後,最後一個難民營於二○○○年關閉,才告別難民時代。

「處理聲請機制較困難」

十多年後,香港再次爆發「難民潮」,截至今年四月,免遣返聲請個案仍有八千七百四十宗,梁偉光無奈說:「現在處理聲請機制一定較以前困難!」他指出,現在根據《禁止酷刑公約》,與以前《難民公約1951》的法律基礎不同;搜集申請者不同原居國資訊,亦較以前越南單一國家更繁複,互聯網資訊真偽難辨,又有語言障礙。

他憶述:「當年我親自去工廠,向早已在港落地生根的越南工人高薪挖角,也只聘請到一百八十多人。現時非洲申請者來自不同小國、部落,就算印度、巴基斯坦,也有各自方言,根本找不到翻譯,又如何審查呢?」

「不讓影響治安的人進來」

  近年不少罪案及社會問題,都牽涉到聲請人士,本報兩年前亦獨家揭露有本港中介勾結印度獵頭公司,一條龍安排「假難民」來港非法打黑工,致使社會上有聲音建議港府再度建立禁閉營,梁偉光亦強烈表示贊同,他說:「作為入境處一員,天職就是要守護香港,不要讓影響香港治安的人進來(入境),但現在讓他們(免遣返聲請申請者)入境停留後,才審查其身分,難以想像有何破壞力!」

  他認為,在未審核確定來港者身分前,理應限制其活動範圍,以保障市民安全,唯有設立禁閉營,讓他們知道留港期間不能工作,並非活動自如,應能減低誘因,令部分盤算來港淘金的假難民卻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