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新聞大事回顧

要重啟政改反對派須妥協梁愛詩:政府有責任領導廿三條立法

2017-07-05
回歸二十年來,香港兩大憲制問題仍未解決。廿三條立法在○三年胎死腹中;普選方面,經歷了三次政制改革,但只有二○一○年一役成功,中央在最後關頭接納民主黨倡議的超級區議會方案,促成民主黨支持政改通過,○五年及一五年則均因民主派反對而失敗告終,其中一五年的方案遭否決後,特首普選的時間表暫不復見。

《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認為,政改及二十三條立法是兩回事,不應混為一談,更無先後次序之分。她強調,二十三條立法是香港的憲制責任,「條法律二十年都仲瞓咗覺」。她指政府有責任領導立法,「是對的事,你先帶着他們去行;不對的事不要被民意拉着走」。至於重啟政改則要視乎社會氣氛,反對派亦要顯示他們願意妥協、可以合作,例如高鐵一地兩檢,「不是一提就反對」,若會令社會更撕裂,何必重啟政改。記者 林寶怡

  回首香港的政制發展,曾經在政改對話中做過「中間人」的梁愛詩說,看似有很多爭議,但其實不斷前行,例如特首選委會成員由最初的四百人增至現時的一千二百人,「如果不是二○一五年否決政改,現時已可以普選(特首)」;立法會由只有三分之一議席以直選產生增至一半,一二年開始更做到每人兩票,「是好大的進步,由有些人只有一票、廿幾萬人有兩票,到所有人有兩票。」她認為,香港社會經過多年吵鬧,其實累積了不少經驗,「如果我們向前走,應該可以處理得更好。」

  不過,談到政改的出路,她指要視乎社會氣氛是否有轉變,「你說現在是否可以重啟政改呢?先看看有無改變囉,如果再提出來都只是說舊的一套,仍堅持全民提名,這根本無可能做……反而令社會更撕裂,那麼我們做來做甚麼呢?」

「一地兩檢」為港人好

  她強調「It takes two to tango」,指新任特首林鄭月娥已表明樂意聽取不同意見,關鍵是反對派能否有所表現,顯示他們可以妥協、願意跟政府合作及坦承討論問題。她又反問:「為何不可以在八三一個框架之下,大家去討論怎樣放寬選民基礎,然後逐漸達到他們的理想呢?」

  問到反對派應有甚麼表現顯示誠意,梁愛詩說她並非開一個條件,但她特別以高鐵「一地兩檢」為例,指有關安排是為香港市民好,「不要一提就說反對」,高鐵香港段連繫內地的鐵路網後,可以連接歐洲、南亞等地,「不要將石頭阻住自己隻腳,不讓自己前進。」她表示,「一地兩檢」是香港而非內地需要,香港固然有權拒絕,「但你要解釋給市民聽,我們花了八百幾億,一事無成,這個站不能做其他事,只能做檢疫檢查站,都不可以做商場的,所以是浪費了資源。」

  民主派多番強調未有普選,不會接受二十三條立法。梁愛詩指,二十三條立法是香港的憲制責任,跟政改並無先後次序,兩者不能混為一談,「兩件事來的,有些人硬將他們拉埋一齊是不合理的。」她表示,中央考慮到兩地生活方式不一,故要求香港自行立法,「一九九○年時內地仍有反革命罪,換句話講可以思想入罪、以言入罪,因此責成特區自行立法……不是箝制香港,而是照顧香港的需要。」

回歸是對國家民族認同

  問到二十三條立法會是否也應視乎社會氣氛才重新諮詢,梁愛詩不同意,「是否由社會氣氛領導我們走的路?政府有一個領導的責任,是對的事你先帶住他們去行;不對的事,不要被民意拉住走。」

她指,政府應該向市民解說及宣傳,令他們明白維護國家安全、領土完整是公民責任,「我覺得真是好出奇,別的國家需不需要問甚麼是愛國,我應否愛國呢?」她坦言,要處理人心回歸的問題,「回歸不是只換一支旗、改一個名,而是對國家民族的認同,以及對國民身分的接受……我覺得首先大家要接受我是一個中國公民,而因此就做一個中國公民應盡的義務。」

  當年董建華政府推銷二十三條立法失敗,時任律政司司長的梁愛詩指當時遇上非典型肺炎,大家對二十三條沒有充分理解,「有好多事是看歪了,好多事不能正確地理解,例如說如果通過立法,天主教徒全部要拉去坐監等,這明顯是錯誤的。」

  事隔十多年,她認為當年既然不成功,應該檢討當時的法例有何不妥、應如何處理,「這個二十三條應該是保安局的問題,他們應該好好研究這個問題,政策是由保安局定的,不是法律去領導政策,是政策去決定有甚麼法律需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