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新聞大事回顧

黃宏發立會之亂源於寬鬆

2017-07-07
香港回歸二十周年,論本地政治生態之重大變化,不得不提立法會由莊嚴議事堂,逐漸變成民主派拉布擲物的抗爭之地。不過,正當建制陣營斥責民主派搗亂鬧事,前立法局主席黃宏發就以另一角度剖析議會生態。堅持「秩序就係秩序」的黃宏發批評,今天的立法會制度已經「失咗效」,但問題的根源,或在於立法會主席過分寬鬆,縱容議員違規,更不諱言「如果你明知自己不能盡責,你就唔好做」。

  曾擔任港英時期的前立法局議員、前立法局主席,以及回歸後的多屆立法會議員,黃宏發不諱言「一早就估到議會秩序會變差」,更不認同近年才出現議會秩序問題。他憶述,自一九八五年立法局有間接選舉議席,以及功能界別議員,已出現議會秩序問題,如民主派李柱銘和司徒華入局後,司徒華曾稱委任議員是「過街老鼠」,若當時他是主席,早已命令對方離開議事廳。

長毛着哲古華拉敗壞風紀

  他續指,回歸後,○四年以「四五行動」身分當選議員的「長毛」梁國雄,在首次會議穿着革命家哲古華拉的上衣進入議事廳,當時時任立法會主席范徐麗泰「叫佢冚住佢,佢就出去冚住佢再返番嚟開會……但第二次開會(梁國雄)繼續着嚟,(范徐麗泰)就無叫佢冚埋喇,以後都可以着得,咁就敗壞晒個風紀啦」。

  不過,黃宏發又補充,當年「激烈說話已經有,但未到掟嘢……仍然係好君子、講嘢、口頭上嘅攻擊」。隨着激進派議員入局,議會出現「拉布」行為。黃宏發直言,一二年針對「變相公投」的「遞補機制」法案的「拉布」爭議,最令人印象深刻。

  當年「遞補機制」法案欲禁止議員在辭職後半年內再參加立法會選舉,其法案細節包括,如議員因病不能執行職務,則不受機制所限。黃宏發憶述,結果激進派議員的「拉布」行為,就包括提出大量修正案,列出不同應可獲得豁免的病症,明顯「係玩緊嘢」。他認為議員對法案某一個特定部分,應只能提出一條修正案,如議員希望增加可獲豁免的病症,就應只提出一條修正案,否則議員可「不斷重複又重複」。

梁君彥裁決「自暴其短」

  黃宏發又舉例指,今年四月立法會審議《財政預算案》時,梁國雄和人民力量陳志全分別提出超過五百項及近七十項修正案,豈料現任主席梁君彥在削減修正案數目時,竟以陳志全提出的修正案數目較梁國雄少為由,削減較少陳志全的修正案。他質疑,主席下的每一個裁決,最重要是背後的理由,是否容許議員提出修正案,應考慮有關修正案的關聯性和重大性,因此他不理解梁的裁決方式,認為「道理唔正確,一樣唔可以服人」,他更質疑:「你畀得我陳志全,因為提得少,你估佢好多謝你咩?你自暴其短咋嘛!」

  除「拉布」之外,議會近年更出現「掟蕉」、「佔領主席枱」、「人牆護送」及「擲杯」等行為。黃宏發直斥議會不能縱容有關行為,立法會主席身旁一向有秘書處或法律顧問的協助,理應深明怎樣維持議會秩序,但「唔知主席係有意,抑或礙於形勢嘅改變,主席可能怕俾人話太嚴,畀人話偏幫某一方」,因此做法寬鬆,可能主席認為「揸得太緊,可能反抗愈大,場面更加難睇,更加醜陋都話唔定」。但他直言,「秩序就係秩序,你唔維持……就已經唔係議會開會」。

曾鈺成做主席應退黨

  要最有效維持議會秩序,他認為應找一位非政治(apolitical)的人物擔任主席,「人人都有政治傾向,但應該搵一個唔係激烈嘅,唔係想做政治人嘅去做主席」。他坦言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有啲嘢都係做錯」,因為曾鈺成上任立法會主席後應退黨,或變得更低調,但曾鈺成任主席期間「仲同黨一齊去深圳開會……多少都影響佢嘅裁決,走向寬鬆,一寬鬆就壞秩序」。

  他續指,反對派作為議會的少數,必然會用盡方法「拖住你」,但主席仍有責任給予破壞秩序者警告。他直言,「如果你明知自己唔能夠盡責,你就唔好做,你做親呢個位,就要維持紀律,呢個係我首要職務……令議會少數派唔可以玩殘多數派,多數派唔可以欺凌少數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