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新聞大事回顧

何喜華:被駡廿年不言悔

2017-05-25
回歸前,社區組織協會主任何喜華走上街頭為無證媽媽爭取居留而吶喊;回歸後,他為港人內地子女來港團聚而賣力,數十年不言倦。

  家庭觀念對何喜華來說,是一種信念,「家庭團聚是人人應有權利,我好關心好重視,家庭分離是一種悲劇。」

「家庭分離是悲劇」

  回歸後最令他難忘一件事,是九七年協助一對夫婦孖女由內地來港團聚,他憶起該名父親當時只能申請一名女兒來港,懇求何喜華協助,否則會安排另一女兒偷渡來港,「他無可能放棄女兒,我聽完都好大感觸,到現在仍記得,決心要幫他們一家」。

  近年港人對內地新移民帶歧視眼光,他慨歎近乎人性扭曲,有人甚至打正旗號要將人分等級、主張香港人優先、本土優先,「這是甚麼心態?尊重人權是社會文明基本指標」。

  扶貧助弱及改善房屋問題,是何喜華多年堅持的目標。他認同,近年政府對貧窮、弱勢支援政策顯著增加,今屆政府更立定決心推動扶貧福利措施,「話推就推」教他欣賞,例如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長者生活津貼、關愛基金等,都是政府果斷又令人滿意政策;相反最教他心噏的是智障人士宿舍仍嚴重短缺,對待他們的手法欠佳,他感到很可惜。

  何喜華有感而發,指政府回歸後,回應市民訴求確實較之前敏感了,相信與政治問責、政黨回應市民更快更強有關,但同時亦令政府施政較難。

  不過主流聲音未必反映弱勢聲音,政黨亦牽引着政府方向,何喜華舉例說,助市民置業、助中產子女有更好教育等,漸成主流聲音。政黨為了票源,亦大力助攻,鼓勵政府將焦點鎖定到該批中產身上,結果政策反向中產傾斜,至於新移民住劏房、窮人住狹窄居所受盡蝨咬卻被忽視。

  有見及此,該協會多年來走在前綫,與深水埗街坊、板間房、棺材房及劏房家庭上街爭取權益,不讓弱勢被邊緣化。他形容,如今是回歸後最嚴峻之時,「有最低工資後,住劏房、棺材房的市民捱更貴的租金,收入不夠用」。

  不過,多年來何喜華的吶喊疾呼亦頗具爭議,例如一三年終審法院裁決綜援申請人毋須居港七年已可領綜援,社協一直協助上訴人,並對勝訴表示歡迎,認為還新移民一個公道。又如露宿者被驅趕,社協出手援助,都令何喜華及其協會受盡責罵。

無悔被指「梁粉」「奶粉」

  備受爭議的還有這些年,他不畏人言,替梁振英及林鄭月娥參選特首「站台」,在他眼中,只要能改變未來五年的施政綱領,令政府承諾加入扶貧關愛政策,他無悔被叫「梁粉、奶粉」。不過他堅持不會因對方當選而噤聲不語,只要政府做得不妥、不對,他亦會繼續批評,「我不會為保住自己一個良好名聲而放棄爭取,我不介意被人鬧,因我是站在弱勢立場上發聲,出發點是幫人」。

  六十三歲的何喜華兩年後便退休,社區組織協會亦會交棒,但他明言扶助弱勢永不言休,會繼續做義工,利用自己的網絡去扶貧及維權。

廿載風雨情人物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