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新聞大事回顧

停造地成「永久創傷」劉勵超:政府三度錯判錯失發展機會

2017-05-26
回歸二十年以來,本港樓市先後經歷亞洲金融風暴和金融海嘯的洗禮,曾分別急挫七成和兩成,令房屋土地供應一度需要「減產」配合;不過,港人期間同時經歷了兩代樓市高峰,今天的樓價已較九七的高峰上升逾五成,住屋需求不減,反令政府需要更拼命透過改劃或造地追趕供應。曾任地政總署署長的香港集思會顧問劉勵超坦言,回歸後政府先後三度錯判形勢,令香港社會錯失發展機會,承受停止造地的「永久創傷」。記者 :歐志軍

  本港在八、九十年代急劇發展,每年私樓落成量動輒達到兩、三萬個,但在回歸前後一度減至不足兩萬個,令首任特首董建華在九七年上任時,即提出每年供應不少於八萬五千個住宅單位,並希望十年內全港七成的家庭可以自置居所。豈料本港其後遇上亞洲金融風暴,樓價一落千丈,普遍私人物業在五年多的時間內貶值七成,繼任特首的曾蔭權其後亦「減產」應對,不論是已平整或已建土地的增長均在那段時間開始放緩,近年更是漸近零增長(見表)。

土地供應從來無「過多」

  「回歸後的一段時間,政府已開始感到有土地供應不足的情況,否則董生也不會推出措施加大供應。」退休剛好十年的劉勵超,回歸前夕開始擔任副規劃環境地政司,其後再任地政總署署長,近年仍然積極撰文,談論土地規劃問題。他坦言,本港回歸以來的土地供應雖然看似時多時少,但從來沒有「過多」情況,「可以大膽地說,社會對土地的需求從來也是追趕着供應。」

  目前替香港集思會擔任顧問的劉勵超認為,特區政府在經歷沙士後開始錯判形勢,特別是在曾蔭權擔任特首期間,改以勾地方式賣地,由於有關制度並不保證有土地可以推出,從那時起開始降低私樓落成量,並漸漸放慢開拓土地的工作。他憶述:「公道地說,那時的政府可能需要審時度勢,繼續推地也是沒有人要,但即使不推地,其實可以去造地……地政部門同事當時也有向上級反映情況,但未有被接納,可以說是對現在造成永久性創傷。」

「住好些住大些」弄巧反拙

  他又記得,○七年離任地政總署署長前,政府剛好發表《香港2030》研究結果,當時所得到的印象是,本港只要做好一些新發展區的規劃工作,未來一段時間的土地供應該足夠,但由於市民其後對生活質素訴求提高,希望能夠「住好些、住大些」,令政府一度大減發展密度,變相需要增加建屋用地,令整體用地估算與《香港2030》有所出入。他慨歎說:「怎知道現在弄巧反拙,弄了一些面積只有一百五十呎的單位出來。」

  差估署資料顯示,近年私樓落成量已重新增至超過一萬個,未來一至兩年更有望達到兩萬個。劉指,近年不斷有內地的資金到本港購買已落成單位或投地,由於過去未有仔細評估過有關因素,故即使梁振英上場後已顯著增加土地供應,但每當有新盤銷售時仍然人龍不絕,反映剛性需求仍然很大。他說:「即使政府一直強調未來三至四年有九萬六千個單位推出,但之後如何呢?實情是可以拿出的市區土地,已經買少見少。」

發展是硬道理已被打破

  劉勵超退休前,曾與當時擔任發展局局長的林鄭月娥短暫共事。對於這位候任特首,他認為即使她「打得」,也不易單靠一己之力扭轉趨勢,因近年社會變得較為民粹,「發展是硬道理」的看法已被打破,「覓地建屋並非『砌積木』,要需時完成,並非單靠『加班』便可滿足需求。」

他直言,跟回歸前不同,現時解決本港土地樓宇問題的方法已變得非常有限,但他認為政府須堅持造地建屋,即使未來在個別項目未能完全凝聚共識,也要落實去做,否則難有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