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新聞大事回顧

曾浩輝跟疫症「難捨難離」

2017-05-30
回歸以來,香港經歷了大大小小的疫症,一場無情的沙士,更奪去近三百人性命,成為港人無法泯滅的傷痛。前衞生防護中心總監曾浩輝,當年因偵查出病毒源頭,因而獲得「神探輝」的稱號,從此與「疫症」難捨難離。

破天荒殺130萬隻活雞

五十歲的曾浩輝,近半人生都在衞生署度過。回歸那年,本港發現首宗人類感染H5N1禽流感個案,觸動國際。曾浩輝亦遇上入職以來,首個最繁重的任務,每出現一個感染個案,他就要到患者家或附近抽取樣本、檢視環境和進行問卷調查,其後更獲舉薦到美國疾控中心(CDC)接受與傳染病有關的培訓兩年。

缺乏處理大型疫症經驗的港府,當時為應對禽流感,破天荒撲殺全港一百三十萬隻活雞。曾浩輝認為,這次疫症敲響了香港傳染病的警號,亦是這契機,將他推上對抗傳染病之路。

「試過一次, 當然不想再試第二次」,曾浩輝憶述,○三年沙士之疫,所有醫護都在奮力打硬仗,他為徹查病源,曾到九龍灣淘大花園疫區不下五十次。面對淘大連環爆發病例,加上對新發病毒毫無頭緒,他當時也感到惶惶不安,心想:「弊傢伙,原來這個病可以在社區這樣爆!」直至隔離淘大後約一周,他內心的惶恐,才隨疫情漸受控制而散去,疫埠之名亦在三個月後解除。

然而,要控制疫情,必先掌握病人數據,惟在當時科技限制下,卻非易事。曾浩輝謂,「每日都要對數,有多少人入院,哪所醫院有多少男女等等,都要花很多時間才掌握到。」事發至今十四年,曾浩輝每逢三月都會重回淘大,不同的是,該區變得攘往熙來,鬼域般的氣氛不再,他也慶幸居民未有被陰霾牽制着,反而努力地活在當下。

經過沙士的洗禮,港府翌年成立了衞生防護中心,加強傳染病的通報及市民的防疫意識。五年後(即○九年)港人再面對H1N1豬流感大流行,防疫工作顯然上手得多,曾浩輝其時亦當機立斷,封鎖了曾接待首名確診病人的灣仔維景酒店。

然而,同年底引入的豬流感疫苗,卻為曾浩輝帶來公職上的一大挫敗。為呼籲市民接種疫苗,他和多名官員曾帶頭接種,起初反應不俗,惟後來陸續出現接種後小產和吉巴氏綜合症等病例,市民頓成驚弓之鳥,即使他頻頻解畫,也無法釋除大眾疑慮,「就算我們怎樣搬世衞出來,用很科學化的數據,都救不回,市民對一個個案的震撼性,始終比一堆數字的體會大好多。」

轉戰教育界孕育領袖

三年後,曾浩輝因個人理由辭任衞生防護中心總監。然而,退下火綫的他,仍心繫防疫工作,並默默轉戰教育界,除了閒時應邀到大專院校任客席講師,講解有關公共衞生的議題,一四年更出任香港社會醫學學院副院長,現時每月最多有五、六日回學院無償工作,安排考試及培訓課程,孕育新一代的公共衞生領袖。

他坦言,原因很簡單,「算是一些回饋吧,畢竟這專科給了我二十年的工作生涯,期間我有很多啟發、經驗和得着。」至於會否「開檔」應診?他稱,短期內都不會,若要「開檔」,會先自我增值,否則「會對不起病人」。

未來會遇上甚麼新發傳染病,無人知曉,但曾浩輝認為,「加鹽加醋」的謠言比傳染病更可怕,寄語港人勿誤信謠言,否則害人害己,「到時搶這個,搶那個,甚至不接種疫苗,傷害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