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新聞大事回顧

清洪雄辯不變技巧變廿載風雨情

2017-05-31
被譽為「金牙大狀」的資深大律師清洪,經歷了回歸前後法律界的變遷,他說隨着時代轉變,辯護技巧亦要與時俱進,以新招接招。

回想十多年前,科技未發達,不少執法機構未有完善錄音系統,程序因而常常出錯,「以前好容易打口供紙」。○四年,清洪為環球唱片公司前總裁陳少寶洗脫受賄罪名,當時控方未能傳召證人指證他,單靠他在廉署筆錄口供時的「招認」,「當時ICAC沒有錄音」,加上陳少寶的手機Sony Ericsson更遭廉署人員沒收,不但剝削疑犯尋求法律指示的權利,最重要是該廉署人員沒有在疑犯羈留通知書中記錄沒收手機事項,結果主審法官認為廉署人員在拘留疑犯程序出錯,裁定控方表證不成立,陳少寶當庭獲釋,Sony Ericsson手機更成一時佳話。

愈來愈多錄像呈堂

清洪認為法庭最大的進步,莫過於錄音設備,法庭內的一字一句都會被錄下來,「你講粗口都錄下來。」除了法庭有錄音,連執法機構亦善用錄音和錄像,特別愈來愈依賴新聞片段,但清洪認為仍可化腐朽為神奇,所有片段都是「兩睇」。

控方在七警案以傳媒拍攝的新聞片段佐證,代表其中一位警員的清洪,與其他大狀首先打「案中案」,反對新聞片段呈堂,他認為片段「不代表百分百準確」,並以超市偷竊作比喻,指影片只能證明被告人曾有意取貨離開,或者他只是忘記付款,事情始末無從稽考,始終需要辯護。

然而,雄辯滔滔的清洪面對特赦證人的案件時,都搖頭稱「難打」,他說:「以前法律上說明,特赦證人需要很多條件,較嚴重案件才可特赦。」他批評現在很多「垃圾」案件也靠特赦證人,坦言被告若遇上他們,法官大多信納,令被告人「九成九有罪」。

除此之外,專家證人亦成為辯護新趨勢,清洪笑稱:「現在偷竊案都找心理專家,證明疑犯有病態竊癖病,危駕又找機械工程專家,洗黑錢也找會計專家,謀殺案誤殺案亦找精神科專家,現時甚麼案都是靠專家,務求為被告洗脫罪名」。

很多人認為律師為了金錢,會替被告在庭上撒謊,自一九七六年起在港執業的清洪強調,「不是這麼簡單,你突然被捕,甚麼也不懂,又不懂法律,所以作為辯護大狀責任好大,協助被告在案中抽絲剝繭,尋求真相。」清洪指大狀就是「被告人的嘴巴」,有責任向控方施壓,要求對方披露所有文件資料,為被告爭取「公平審訊」。

○五年清洪參與轟動一時的廣興國際前執董李萬德賄賂案,在盤問過程中,他順藤摸瓜,發現一些文件來源「不對路」,「問問吓才揭發廉署人員竊聽獲得,然後簡單地記錄後,即把電話勾綫錄音銷毀,我怎知資料是真或假」清洪說。

結果主審法官裁定廉署非法取證違反《基本法》賦予市民的通訊自由,又抨擊現行法律對於規範執法機構進行偷拍竊聽的行為欠缺監管,立法存在漏洞。

廣興案令時任行政長官曾蔭權要急急作出補救,於○五年八月五日頒布《執法(秘密監察程序)命令》的行政命令,翌年立法會通過新增《截取通訊及監察條例》,並成立截取通訊及監察事務專員秘書處。「目前執法人員進行竊聽前,均要向高院法官先作出申請,不能再自把自為。」

倡直播大案審訊

清洪冀法庭日後能夠變得更加透明,並提議參考外國做法,在重大的案件審訊時由電視直播,他說:「地院高院較少人去,直播可讓更多人知道庭內發生的事,也是對社會好。」

回顧過去二十年,清洪慶幸香港司法制度仍秉承普通法中寧縱毋枉的原則,深信在一國兩制下,香港法庭審訊仍可以公平公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