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新聞大事回顧

羅范椒芬對通識教育要公平

2017-06-01
香港的教育政策在過去二十年出現不少重大改變,新高中學制要求學生必修通識教育科,有意見認為是眾多學生走上街的催化劑。回歸後曾任教育署署長和教育統籌局常任秘書長的羅范椒芬批評這說法,指現時社會開放,網絡上有大量資訊,學生都可以接觸,通識教育科可讓學生客觀和多角度地思考問題。

讓學生客觀多角度思考

  大學畢業後即加入政府工作的羅范椒芬,三十二年公務員生涯中,四分之一時間在教育範疇,回歸後的重大教育政策,她都有份參與或執行。回望過去二十年的教育發展,羅太覺得學生是有足夠的獨立思考及理性分析的能力,但重點是要給予他們全面資料,而不僅是傳媒或社交媒體的訊息。  「我曾出席一個名為4D辯論會,參與的青年人有角色扮演,並以多度思考的辯論,例如去年辯題是『全民退保』,學生扮演政府、商界、市民、社福界等不同角色進行辯論,辯論時學生都很理性。」最後,扮演社福界的青年人,接受了資產審查而提供較高津貼的方式。

  故她認為通識教育現時出現的問題,在於老師未能善用原材料。她又以早前參加一個大學生活動「拆掂佢」為例,學生須按一個社會問題,去找出解決方法,與學生分享時,有學生坦言過程中才知道立法會有很多原材料,同時亦明白制訂公共政策須「瞻前顧後」,正正反映學生在過程中須有清晰理念,以及從不同方向和立場去思考。

  近年社會上有聲音要求將通識教育科改為選修甚至取消科目,羅太說不同時段有不同理解,「當年曾檢討通識教育科是否必修,那時候覺得香港教育是填鴨式,學生只懂讀書而無思考能力,被批評高分低能。」

  在○七年離開公務員生涯,翌年當選全國人大代表的羅太,談到「愛國」議題時,對於有人將學生愛國與否,與必修讀歷史科掛鈎,她指是謬誤,又以自己在中學及大學均是讀理科為例,「唔通有人話我唔愛國咩?」

老師的負擔太沉重

  她又認為社會對教育工作者不太公平,所有問題都歸咎教育,令老師的負擔太沉重,「社會對青年人影響都很大,包括家庭、社會、傳媒、政治人物等,教育只是其中一環。」她更指外國機構做過研究,學生的學習成績優劣,學生資質佔三至四成,而家庭、學校和社會氛圍都有影響。

  回歸後香港實行母語教學,有人形容她是推手之一,但她提到這話題,就直言其實整個政策的構思是在九七年前,「董先生(時任行政長官董建華)和我都支持這個教育理念,在一、二次行會會議後已拍板去馬。」

母語教學的學校有優勢

  對母語教學,社會上評語好壞參半,被問到如何看其成效,羅太兩度表示已離開教育界十年,不知學生的英語水平,不能置評。但指自己在任時,曾到母語教學的學校參觀,看到其優勢,老師和學生在教與學都較容易掌握進度,希望他們在某些課程可重複以英文授課,「課室多用母語,課堂以外就要多學習英語,圖書館要多些英文書,但不覺得學校有這樣做。」

  她強調兩文三語很重要,尤其中國經濟發展迅速,希望打入中國市場的跨國公司,都喜歡聘請留學海外的內地學生,反映他們對中文日趨重視,香港學生在這方面要有優勢,必須加把勁,學好兩文三語,達至中英兼擅。

記者 :黃桂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