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新聞大事回顧

超級富豪身家大縮水 港十大財閥地位未動

1998-12-26
金融風暴轉眼已一年﹐香港十大財閥地位大致仍與去年相同﹐由地產商支配的局面仍未有丁點變動。不過﹐大部分財閥控制之上市公司市值均有明顯減少。

值得留意的是長江實業(○○一)系及新鴻基地產(○一六)系市值仍有增長﹐正好反映在經濟低潮時﹐業務策略清晰﹐市場佔有率高﹐及致力持盈保泰的公司﹐往往能成功度過難關﹐並繼續獲投資者支持。

上市公司市值‘大縮水’﹐富豪身家排名亦大執位﹐不少因財政困難已跌出五十大或一百大富豪榜之外。不過﹐地產發展商仍穩佔十大富豪榜前列﹐其中新鴻基地產郭氏三兄弟身家仍達五百九十億元﹐高踞第一位﹔第二位為李嘉誠﹐身家估計達四百九十億﹐第三位為李兆基﹐身家估計為四百六十億元。其他依次為鄭裕彤(三百一十億元)﹑龔如心(三百億元)﹑嘉道理家族(二百八十億元)﹑霍英東(二百億元)﹑何鴻燊(一百七十億元)﹑郭鶴年(一百三十億元)及施懷雅家族(一百二十三億元)。

郭鶴年

頗傷腦筋

大馬糖王郭鶴年家族控制之香港三家上市公司市值今年亦有頗大跌幅﹐特別是從事地產的嘉里建設(六八三)更大減逾五成﹐且看糖王明年有何妙計。郭氏近年已將大部分業務轉移香港﹐故東南亞經濟重創對郭氏影響得以減輕。年內嘉里建設亦積極出售物業套現﹐更於十月底配股集資四億五千萬元﹐手頭現金增至十二億元﹐有助度過經濟低潮期。

不過﹐市傳香格里拉(○六九)三十五億元貸款續期遇阻﹐看來郭氏仍須‘傷腦箸’。

陳啟宗

留前鬥後

陳啟宗領導的恆隆(○一○)系正密謀擴充。由於恆隆過去在一手樓市佔有率只有約百分之四至五﹐該集團已計畫未來七年逐步提升佔有率。

恆隆負債率只是百分之二﹐有足夠空間加大投資。陳啟宗較早前便表示﹐有意於未來一至兩年﹐斥一百億元於地產投資業務。較早前陳氏亦曾考慮收購百利保(六一七)資產﹐但及後已停止洽商。

施懷雅

塞翁失馬

施懷雅家族控制的太古(○一九)﹑國泰航空(二九三)及港機工程(○四四)﹐於九八年內面對經濟逆境﹐唯有開源節流應付﹐不幸地需要裁員減低成本﹐但國泰仍免不了於九八年度出現上市以來首度虧損。令施懷雅家族慶幸的是﹐無論是太古抑或國泰﹐手頭均現金充足﹐即使業務倒退﹐只要休養生息﹐不難再把握經濟復甦帶來的業務機會。

太古在過去十年成為唯一家由英資控制而仍能在香港壯大業務的洋行股﹐太古一直維持與中方的良好關係﹐保守的管理及財政政策一直延續﹐因而在九七年內樓市高位時未曾入市增添土地儲備﹐免除了需要為物業發展作出撇帳的煩惱。

國泰盈利於九六﹑九七年見頂後﹐九八年運程極端不濟﹐新機場問題一浪接一浪﹐復甦之途恐怕要到公元二千年後才有可能。

榮智健 + 中信香港

鋒頭略減

以前‘紅色資本家’逐漸‘變色’的榮智健﹐其實香港中信控制的中信泰富(二六七)系上市公司市值只僅次於長實(○○一)系﹐屈居次席。

與其他公司一樣﹐中信泰富系市值亦受到金融風暴影響而銳減﹐特別是旗艦中信泰富市值大減減少四成四。而榮氏當年在港頗為高調﹐但於今年中市傳北京中信出手拯救中信泰富後﹐曝光的次數亦已下降﹐市場亦密切留意北京中信泰富會否確實重掌中信泰富。

李嘉誠

力保一哥之位

由李嘉誠控制之長江實業(○○一)系股份總市值不單蟬聯十大財閥之冠﹐而且在金融風暴下更較去年底時略有增長﹐絕對是一項成就。

事實上﹐長實系公司經營策略靈活多變﹐業務多元化之時亦兼具穩固收入﹐財政相當健全﹐令長實系公司成為金融危機下投資者首選。

今年以來長實一方面積極開售樓盤套現﹐只一方面亦不忙增添土地撥備。市場估計今年長實購入土地足以發展逾三百萬方呎樓面﹐多於出售物業樓面。

明年將是長實系公司一個重要轉變一年﹐因為李嘉誠已宣布退去長實董事總經理一職(但仍保留主席職務)﹐正式展開領導層交接期。

鄭裕彤

伺機減債

鄭裕彤控制之新世界發展(○一七)﹑新世界基建(三○一)及大福集團(六六五)三家公司市值今年減逾兩成﹐而旗艦公司新世界發展負債仍然高昂﹐但倘能於明年成功分拆新世界中國及新世界服務﹐景象將會大異。

今年新世界亦涉足巴士業務﹐成功取得中巴大部分港島巴士業務﹐成另一個核心業務﹐經營本港公共交通服務﹐有助以交通網絡加強旗下物業發展的潛力。

不過﹐現時新世界負債率仍高達百分之四十三﹐故在近期港股造好時﹐市場亦一度盛傳新世界要批股集資。

吳光正

跌得最傷

吳光正控制的會德豐(○二○)系股份市值今年跌幅逾三成﹐是十大財閥中跌幅最大一個。

會德豐至今年九月底止上半年度純利大跌百分之七十一﹐較預期表現為差。主要附屬公司九龍倉(○○四)中期純利亦跌百分之三十九﹑聯邦(○七七)跌百分之三十﹐對會德豐貢獻亦減少。

相對其他大型綜合企業股﹐會德豐系的財務資料披露較少﹐證券界估計其負債水平相當高﹐而且業務前景不明朗﹐建議沽售﹐亦令到該系股份股價受到一定壓力。

嘉道理

有得有失

嘉道理家族控制的中電(○○二)及上海大酒店(○四五)於九八年內得多於失﹐中電手頭現金有一百五十億元﹐於港元拆息上升期內大為受惠﹐經過年初重組架構後﹐中電控股不斷在海外物色投資電力機會﹐但由於亞洲區經濟衰退﹐落實投資電力項目的機會不多。有利潤管制法則﹐中電股價得以企穩﹐也維持作嘉道理家族的主要資產。

大酒店業務由於香港旅遊業不景﹐因而大受影響﹐然而﹐半島酒店開業七十周年﹐仍是嘉道理家族資產﹐可喜可賀。

李兆基

收息之王

素來於財閥中獲最多股息收入的李兆基﹐其上市公司王國今年市值相對去年只微微下跌不足一成﹐旗艦恆基地產(○一二)股價更有穩定增長﹐實力毋庸置疑。

由於業績仍不免受到金融風暴影響﹐恆地﹑恆基發展(○九七)及恆基中國(二四六)派息今年大幅減少五成五至七成八﹐令李兆基收入大打折扣。恆地亦把握近期樓市好轉而積極售樓﹐集團對未來兩年售樓計畫亦已有周詳計畫﹐預期未來兩年售樓收益可達二百九十億元﹐大部分樓盤集中在土地成本低的將軍澳﹐故盈利水平不易受經濟不景影響。

郭氏兄弟

進可攻退可守

新鴻基地產(○一六)的郭氏兄弟﹐旗下上市公司總市值亦是金融危機後有所增長。由新地控制之數碼通(三一五)市值大幅上升近四成﹐足以反映新地當年決心進軍電訊業的眼光準確。

在金融危機下﹐現金勝於一切﹐新地手上坐擁逾百億元現金﹐負債率降至百分之十七點八﹐債項組合中外匯風險低﹐令新地可具‘進可攻﹑退可守’之優點。雖然九七秔九八年度純利下降四成九﹐但在進行大額撇帳後﹐來年前景可謂看好﹐證......